四川译讯

     <> 协会动态  <> 行业新闻  <> 翻译知识 

   

“狂人”许渊冲先生和四川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5-02   点击率:283

编者按:四川与译界泰斗许渊冲有些许不解之缘,这里是唐诗宋词代表性人物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许老恰恰喜欢推敲琢磨诗仙李白的古诗;在战火纷飞的求学时代,杜甫具有家国情怀的古诗也曾入选西南联大国文课本,成为许渊冲先生的案头读物。中国翻译协会单位会员成都翻译协会借2019第三届国际诗歌周之机,诚邀许老半个世纪后重游诗圣诗仙故里,本文记录了98岁许老四川之行点滴,恰逢许老百岁华诞之际,祝愿可敬可爱的许先生健康长寿,祝福中华文化国际传播事业薪火相传。


说起刚过了100周岁生日的许渊冲先生,全国所有学外语的朋友应该都在翻译课上学习和诵读过他的经典译作:


比如:
“民族、民权、民生”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


“不爱红妆爱武装”


“To face the powder and not to powder the face”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By riverside a pair of turtledoves are cooing;


There's a good maiden fair whom a young man is wooing.”






在许老长达70余年的翻译生涯中,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经典的、让人反复品味吟诵的作品,也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和精神的力量。


很多人爱他。


钱锺书先生曾评价说,“许渊冲是戴着手铐脚镣在跳舞”;第二十届世界翻译大会上,国际翻译家联盟2014“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授予了许渊冲,以表彰其“一直致力于为使用汉语、英语和法语的人们建立起沟通的桥梁”;美国加州大学的教授Step hen West说许老翻译的诗歌 “读来是种乐趣”;墨尔本大学美国学者 Jon Kowallis 说 , 许老翻译的《楚辞》 英文本 “当算英美文学里的高峰”;英国智慧女神出版社出版了许译的《西厢记》,称其“在艺术性和吸引力方面,可以和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相媲美”;许渊冲的夫人照君评价说,“他不要权,一个非常直、非常质朴、非常真情的人……他往往有什么说什么,有时候情绪来了,说的比自己想的还要过分。”有人评价他是译界“抱薪者”“译界的灵魂摆渡人”“没有被世俗沾染的灵魂”“以96岁的天真,阻挡了时间”......


也有人批评他。


翻译家赵瑞蕻批评说,许渊冲先生的译本加了许多不该加进去的东西;因为他脾气倔爱争论,有人送他外号“许大炮”;翻译家王佐良则认为他的有些译法类似鸳鸯蝴蝶派,是应该特别避免的;还有一种非议针对他的性格,他的名片上,赫然印着“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唯一人”,完全不按中国式含蓄的套路出牌,“自大”之评,难免接踵而至......他和赵瑞蕻辩论《红与黑》“谁红谁黑”的问题,同许钧讨论等值翻译和再创翻译的问题,对冯亦代反驳陈词滥调的问题,向韩石山回击自信与自负的问题,与江枫、陆谷孙、王佐良等激起“形似”与“神似”的论战,说你说我是“鸳鸯蝴蝶派”我还觉得你是“外科手术派”呢……他乐在其中、大声的和别人辩论、也不停地研究思考琢磨如何翻译的更美,对每一个词如切如磋、精雕细琢、他的自信如同大山一样不可撼动。


许老曾经在很多场合说起过他的翻译的感悟和得意之作,其中说的最多的一首就是“诗圣”杜甫的千古绝句《登高》。


许老曾经说道:


“杜甫《登高》里有这样的名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无边落木,“木”后是“萧萧”,是草字头,草也算木;不尽长江,“江”后是“滚滚”,也是三点水。这种字形,视觉上的冲击,外国人怎么感受得到,这就是我们的形美。但是这也给翻译制造了难题,对此很多翻译高手束手无策,连余光中都说这诗没法翻。但是我翻译出来了。”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 by shower.


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 hour.






许老不仅翻译出来了,而且完美的诠释了自己的“三美理论”——意美、音美,形美,把中华文化的美和韵味通过翻译传递给世界。
 


图片






在见到许老之前,我们对他的理解都是来自他的译著,来自他的语录,来自别人的评价,来自《朗读者》和《我和我的时代》上的荧幕形象。


直到2019年,我们见到了许老,有幸和许老面对面聊天、求教,也得以有机会近距离的聆听、理解和感受、记录下他和四川的缘分和故事。


“最近一年,老师已经三次提出想去一趟成都,去看看李白、杜甫、苏轼的纪念地。”许老的学生邱海明先生说,“他翻译了一辈子这些大诗人的诗歌,李白、苏轼的故里还从未去过,而上次去成都杜甫草堂已是50年前。”


得知许老有此心愿,2019第三届成都国际诗歌周向许老发出诚挚的邀请。他的家人学生都很担心老人家的身体能否承受奔波之劳苦。但是,许老却觉得心愿得偿,欣然接受了邀请。


于是,2019年9月3日,许老在家人、学生和医生的陪伴下,再次踏上了四川的旅程,兴致勃勃地展开了他期待已久的诗歌之旅。
 


图片






2021年9月4日,许老游览了东坡故里——眉山三苏祠。


三苏祠位于成四川省西南眉山市中心城区,分别距成都、乐山80公里,是北宋著名文学家苏洵、苏轼、苏辙的故居,明代洪武元年改宅为祠,祭祀三苏。从古到今,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来此景仰,吟出优美的诗文;不知有多少高人雅士来此驻足,留下隽永的对联;不知有多少中外游客来此游览观光,追寻三苏的道德文章。楼台亭榭古朴典雅;匾额对联词意隽永。
 


图片






许老在参观的时候,大家考虑到他的身体,建议老人家坐着轮椅参观就好,可是许老拒绝了大家的提议,表示“这是大家的故居,必须要站着参观以示尊重”。坚持全称拄着拐杖参观。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Men have sorrow and joy; they part or meet again;


The moon is bright or dim and she may wax or wane.


There has been nothing perfect since the olden days.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So let us wish that man   Will live long as he can!


Though miles apart, we’ll share the beauty she displays.


——节选自《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苏轼  译者 许渊冲


 


图片






9月5日,许老参观游览了位于成都市青羊区的杜甫草堂博物馆。


杜甫草堂(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青华路37号,国家4A级旅游景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是中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知名度最高且最具特色的杜甫行踪遗迹地。


根据史书记载:公元759年冬天,杜甫为避 “安史之乱”,携家带口由陇右(今甘肃省南部)入蜀辗转来到成都。公元760年春,在友人的帮助下,在成都西郊风景如画的浣花溪畔修建茅屋居住。公元761年春天,茅屋落成,称 “成都草堂”。杜甫先后在此居住近四年,创作诗歌240余首,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1961年,杜甫草堂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开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






杜甫名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茅屋,据《杜少陵集详注》记载,正是成都草堂,有名句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杜甫的诗“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狂夫》)中提到的也便是成都草堂。
许老译文欣赏:




安得广厦千万间,


Could I get mansions covering ten thousand miles,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I’d house all scholars poor and make them beam with smiles.


风雨不动安如山!


In wind and rain these mansions would stand like mountains high.


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


Alas! Should these houses appear before my eye,


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Frozen in my unroofed cot, content I’d die.


——节选自唐.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译者:许渊冲






参观的过程中,许老耐心的聆听导游的讲解,不时的提出问题和发表感慨,兴致勃勃、思路清晰、中气十足,并与草堂的杜诗研究人员展开交流:“余光中说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是无法翻译的,我将其翻译为‘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 by shower;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 hour.’。”他说,这一翻译,是对老师卞之琳的传承和发展。让陪同人员都感受到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深的热爱。


9月6日,许老踏上了李白故里——江油的土地。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生于公元701年。李白的故里,一直备受瞩目和争议。有人说是甘肃天水,有人说是四川青莲乡,有人说是碎叶城,还有人说是甘肃秦安。这是因为中文对“故里”一词的理解有多重角度,在此不议。


李白自述说:李白曾说过“少长江汉”,而唐代的岷江与嘉陵江(即西汉水)之间就是称“江汉”,也就是说他是蜀中生长的。他还说过“家本紫云山”,即是说他家住紫云山下,也就是青莲。李白还写有30多首怀念西蜀家乡的诗,特别是他晚年思念巴蜀故乡特别强烈,希望叶落归根。


最近二十年来,在江油也出土了一些珍贵文物,也为李白出生于江油提供了佐证。在江油大匡山出土的国家一级文物——“唐李先生彰明县旧宅碑并序”碑(作于公元994年)、“敕赐中和大明寺住持记”碑(作于公元1068年),两碑分别载有“先生旧宅在青莲乡,后往县北戴天山读书……”,“翰林学士李白,字太白,少为当县小吏,后止此山……”等文字,证明李白与江油青莲乡的关系。


1982年,江油收到了邓小平托女儿送来的亲笔题词,只四个字:"李白故里"。
 


图片






在李白故里,许老激动地谈起他翻译的得意之作《静夜思》“Before my bed a pool of light;Oh can it be frost on the ground?Looking up, I find the moon bright;Bowing, in homesickness I’m drowned.”这首诗,许渊冲翻译过多个版本,精益求精。他终其一生,与这些大诗人倾心交流,如今探访故里,也算一晤,和几千年的诗人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心灵对话,和自己深夜揣摩过的诗篇句段的作者美丽家乡的亲密接触,和“诗仙”极致浪漫和极致张狂的灵魂的仪式感相遇。
 


图片






再来拜读一下许老翻译的诗仙的《月下独酌》吧。




Drinking Alone under the Moon


tr Xu Yuanchong许渊冲, 1997






Amid the flowers, from a pot of wine


I drink alone beneath the bright moonshine,


I raise my cup to invite the Moon who blends


Her light with my Shadow and we’re three friends.


The Moon does not know how to drink her share;


In vain my Shadow follows me here and there.


Together with them for the time I stay


And make merry before spring’s spent away.


I sing and the Moon lingers to hear my song;


My Shadow’s a mess while I dance along.


Sober, we three remain cheerful and gay;


Drunken, we part and each may go his way.


Our friendship will outshine all earthly love,


Next time we’ll meet beyond the stars above.


 


图片






其实一直觉得许老和李白很像,一样的“狂”,一样的才华横溢,一样的心灵自由,透彻童真。诗仙肯定也想不到吧,几千年后,有一个也很“狂”的人,把他美丽的诗篇翻译成外语,传向了全世界。


9月7日上午,许老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了成都举办的第三届“国际诗歌节”。在论坛上,许渊冲分享了几个自己翻译的代表案例,他声音洪亮,思维清晰,反应迅速。
 


图片






许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中国著名诗人李白、杜甫、苏东坡都出生在四川,所以在成都开这个会特别好。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就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并把世界文化发扬光大。来参加这次会议,我很高兴,也想分享一些自己的经验。”


“现在参加论坛的很多翻译家,都是我的第三代学生了。我来成都的目的,就是为了向全世界传播中国的诗歌作品。这次成都举办的是国际诗歌节,来这里的都是世界各地的诗人,所以我要趁这个机会,把中国诗歌推广到世界。我已经快100岁了,看得更多的是50年前的事情,可能不够了解年轻人的世界,我也没有重要到那个程度,只有当他们来找我时,我才稍对他们多了些了解。”


图片




9月7日下午,许老有马不停蹄的赶赴由成都翻译协会和语言家翻译集团发起的“未来外交官”公益项目——在西南财经大学柳林校区大礼堂举行的“跨世纪对话 续译者精神——世界青年外交使者对话翻译泰斗许渊冲先生”大型公益活动现场。
 


图片






该场活动聚集了来自四川、重庆、西安、云南、广西等地的许老的粉丝共计800余名,为了一睹偶像的风采,大家冒着烈日,从三个小时前就开始进场,还有很多没有抢到入场券的同学们徘徊在会场门口。


当年事已高还甚是精神矍铄的许老先生拄着双拐出现在会场,声音洪亮的对大家说“我不能听,我能说”的时候,在场很多人都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时任成都翻译协会副会长王向东教授说:“许渊冲先生从事翻译行业70余年以来翻译了大量的经典作品,这些作品自成一派,妙不可言,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翻译人。许老为人豪爽,真挚热情,深切的热爱着我们祖国的文化,是我们所有人学习的楷模。”


许老在会上说道:“我们中国人一定要知道自己民族文化的价值。我们中国文化正在走向复兴,作为中国人,我们不能妄自菲薄。”许老举例向在场的观众们分享了关于文学翻译的要点,从诗词意蕴、诗歌韵律和英文韵脚的和谐等各个方面讲述了自己的经验和理论。“翻译不是只翻译形式,而是要翻译内容,要美;文学翻译要变成翻译文学,因为文学翻译本身就是文学。”
 


图片


图片






“希望大家能继续把我们的中华文化向外界宣扬,宣扬的更加光辉灿烂。”许老在最后向到场的广大学子和翻译界人士送出了寄语。


9月8号上午,许老出席了“翻译之光——翻译家与译著对城市国际化的影响高端论坛”。和来自西南地区的100余名翻译以及高校院长和文学翻译代表们欢聚一堂。 


图片


 


会上谈到自己如何翻译同样是唐代诗人李白的《静夜思》,许老说:“中国人看到又圆又明的月亮,就能想到故乡。外国人没有这种文化背景,他怎么可能明白呢?”若是按字翻译成“向上望看到月亮,低下头想到故乡”,外国人肯定想中国人写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都能叫做诗?我翻译时,把月光比作了水,英文译成“月光明亮如水(a pool of light),沉醉在乡愁中思乡的人(drowned in homesickness)”,用水把月亮和乡愁联系起来,他们就理解了。


这几场活动,许老都有强调“使命”与“文化”,我猜最终想表达的信念是:我们需要传承中国文化,这是我们翻译家的使命与职责。 
 


图片






会后,许老就踏上了返京的归程。


五天五夜,许老此次的成都之行结束了。在这段时间里,如此密集有辛苦行程,98岁高龄的许老始终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声音洪亮、思维敏捷,也许这就是热爱的力量吧。因为热爱,所以专注;因为热爱,所以年轻。


第二年,2020年秋天,有机会赴京学习,得以机缘随老师学生去往北京大学畅春园看望许老。于是看到了那间既熟悉又陌生的书房,我们到的时候,许老正在电脑前做翻译,知道我们来了,赶快让家人把别人给他祝寿的巧克力做的寿桃拿来给我们吃,一边微笑着看着我们,一边说:孩子,多吃点,很甜的,不怕的。
 


图片






吃着许老给我们的巧克力,我们心里也甜甜的,也许爷爷还是吧我们都当做小孩子吧。


爷爷和我们讲起他年轻时刚到西南联大的时候,讲起自己刚做翻译的时候,讲起“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翻译心得,讲起自己新出版的书。于是许老赶快让家人拿了几套最新出版的书出来,认认真真的在书上写下送给杜甫草堂、三苏祠、李白故里和成都翻译协会的祝福和签名:
赠:   杜甫草堂 惠存
                            许渊冲


 


图片






和我们说让我们把他的感谢和祝福带回成都,十分感谢他们的热情招待。


我们不由得被许老的热情、感恩和赤诚感动。


这才是真正的许老,不是电视里的、书评里的、倔强张狂、云朵之上的许老,而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随和可亲、疼爱晚辈、笑起来像个孩童一样的许老。
 


图片










2021年4月18日,我们一行人赴京为许老庆祝百岁生日,并代表协会送上了精心准备了两个月的特殊的生日礼物——《许渊冲先生和四川的故事》纪念相册。相册精心挑选了许老和四川的61张照片,编辑成册,望许老喜欢,当您想起成都、想起在四川的日子、想起您的学生和我们,随手翻看一下相册,里面有我们的美好回忆。


最后,借用相册背面的话结尾吧。


祝:翻译之光——许渊冲先生100岁生日快乐!


“唯有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唯有热爱,不畏世间无常。”


故事还在继续........... 

下一主题:四川省翻译协会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在成都召开 上一主题:大手牵小手,助学一起走
 

   
 
 

Copyright@2018-2022 四川省翻译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taos.org.cn

成都市武侯区高升桥东路长城金融大厦7楼 邮箱:info@taos.org.cn

翻译动力支持:西兰蒂亚科技